台灣冰壺新氣象

這個賽季終於告一段落。

本來以為上個賽季已經夠忙了,沒想到這個賽季更忙!本來以為這個賽季可以做一些冰壺相關的影片,沒想到才做了一支片子就沒時間再做第二支了。本來以為自己的球員生涯應該可以再延續個幾年,但這個賽季有了些不同的想法。

WMDCC 2019 Stavanger Norway

冰壺教練

這個賽季跟往年比起來最大的不同就是我開始接下教練的重任。先是一月份帶著我們的第一支青年男子隊去芬蘭參加世界青年B組冰壺錦標賽,再來是四月份帶著我們第一支混雙隊去挪威參加世界混雙冰壺錦標賽。這兩項賽事的性質不盡相同,兩支代表隊程度也不一樣,當然教練的角色及指導的方式也就有所差異。對我來說,這是跟身為球員比起來完全不一樣的挑戰。

當然,這不只是我一個人的挑戰。我每回出國比賽,我老婆就得面對一打三的生活,每次都是兩個禮拜。特別是我小兒子去年10月才出生。也就是說他滿月的時候,我在韓國比賽。我在芬蘭的時候他才三個月大,在挪威的時候他也才六個月大。另外,我把我的休假全部都拿去比賽了,所以也沒時間安排家庭旅遊之類的活動。連這個月回台灣都只能回去四天而已,真的是因為假都用完了。

所以下個賽季開始,我應該會減少出國比賽的次數,而大部分重心會放在教練這方面。另外,我也會繼續為國家代表隊提供後援,以及繼續推廣這項運動。不管是在北美也好,在台灣也好,我真心期待有更多人參與,這樣台灣的冰壺水準才有可能再更上一層樓。

中華民國冰石壺協會

話說冰壺這個項目自從台灣以 Chinese Taipei Curling Federation 的名稱在1998年加入世界冰壺總會以來都是隸屬於滑冰協會底下。為了進一步推廣這項運動,今年四月中華民國冰石壺協會正式從滑冰協會分出來,成為一個獨立的協會。為什麼協會不叫冰壺協會,而是叫冰石壺協會呢?主要是因為冰壺協會這個名字已經被別人註冊了。

伯闓和我兩個人這個賽季除了準備自己的比賽還有訓練青年隊之外,也花了不少時間協助協會的成立。我們很高興這件事終於完成了,但是也知道接下來將有更多的挑戰迎向我們。

C級教練講習會

協會成立之後我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就是C級教練講習會。先前提到我這個月(五月)回台灣的時間只有四天。副理事長覺得機會難得,當我四月在挪威比賽的時候,就跟我協調返台授課的事宜。於是四天當中有一天半我就是去當冰壺的講師。我禮拜四早上抵達台灣,中午就到土城的冰場授課,然後禮拜五是一整天的課。雖然很累,但是看到大家都很認真想要學這項運動,就覺得冰壺在台灣的發展有希望了!

另外,禮拜天離台之前,又跟理事長、副理事長、還有秘書長見面討論下個賽季的計畫。所以基本上我在台灣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忙冰壺的事情。

台灣冰壺新氣象

綜合以上所言,我下個賽季目前只安排了一場賽事,也就是繼續擔任混雙隊的教練,預定參加今年新增的世界混雙冰壺資格賽。換句話說,我今年沒有在男子隊的名單上了,大家不會在亞太錦標賽看到我,但是會有兩位新人加入男子隊。另外,一支新成立的女子隊也將在亞太錦標賽中亮相喔。

感覺上台灣冰壺的前景看好,現在就等看誰願意出資在台灣蓋冰壺場了!

分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